当前位置:首页 / 文化 / / 正文

《送区册序》

韩愈

  阳山,天下之穷处也。陆有丘陵之险,虎豹之虞。江流悍急,横波之石,廉利侔剑戟,舟上下失势,破碎沦溺者,往往有之。县廓无居民,官无丞尉,夹江荒茅篁竹之间,小吏十余家,皆鸟言夷面。始至,言语不通,画地为字,然后可告以出租赋,奉期约。是以宾客游从之士,无所为而至。愈待罪于斯,且半岁矣。

有区生者,誓言相好,自南海挐舟而来。升自宾阶,仪观甚伟,坐与之语,文义卓然。庄周云:“逃空虚者,闻人足音跫然而喜矣!”况如斯人者,岂易得哉!入吾室,闻《诗》、《书》仁义之说,欣然喜,若有志于其间也。与之翳嘉林,坐石矶,投竿而渔,陶然以乐,若能遗外声利,而不厌乎贫贱也。岁之初吉,归拜其亲,酒壶既倾,序以识别。

译文

阳山是天下荒僻的地方。陆地有丘陵之险,虎豹之忧。江流汹涌湍急,横于江上的大石,陡直锋利如剑戟。船在江上行驶,上下颠簸难以控制,船破人溺的事故常常发生。县城里没有居民,官署里没有县丞和县尉。江的两岸,荒草竹林之间,住着十多家小吏,都是说话像鸟叫那样难懂,相貌与中原人不同。(我)刚到阳山时,言语不通,只好在地上写字,这样之后才可以把交纳租税的事情告诉当地人,要他们遵守约定。因此,宾客和随游读书人,(到这里后)都生活枯寂无聊到了极点。我待罪在这里,将近半年了。

  有个姓区的书生,向我表示愿意和我做朋友,从南海郡划船来到阳山。他从西阶上堂,仪表十分壮美。坐下来和他交谈,言辞思想都不一般。庄周说:“巡行于荒坟古墓间的人,听到别人的脚步声就觉得欢喜了。”何况像区生这样的人,难道是容易遇到的吗?他到我的屋里,听我谈《诗》《书》仁义的道理,非常高兴,好像有志于此。(我)和他一起在美好的林木下乘凉,坐在水边的岩石上,投鱼竿钓鱼,非常高兴,好象能摒弃名利,而不厌恶贫贱的生活了。正月,区生要回家探望他的父母,喝完了壶里的酒,(我)写了这篇序来记离别。

 

相关联:

一、区册(765-846)。字君轼,号林石。乃岭南区恺公五世孙区文征公之长子,生于唐代宗永太元年已巳六月十七日,终于武宗会昌六年正月十八日,寿年八十二,公喜读书,操持雅饬,家徒四壁,缥缃盈案,下笔为词,千百不歇,自郡守以下,皆重其文行。贞元十九年监擦御史韩愈因以谏贬阳山,公于公元804年,不远千里往阳山拜见监察史韩愈门下, 归为文送之,随迁广城西隅。受岭南监察御史当秘书郎。从弟弘亦同游韩门,有赠南归序,俱见通志。公元809年拟荐诸朝不果,于长庆四年(824年),公被荐征至京师,试金台赋,授史馆纂修,为唐征士.公元836年告老还乡居广州石硖(现区庄)。晚年在乡里教书育人,嘉惠后学,受后世族人景仰,清德宗光緒九年癸未(1883年),合族仰公之德學,於省城大東門芳草街,建專祠以奉祀,並以公之號,命扁曰:“林石家塾”,堂曰“凝遠”。并开办了以“林石”命名的家塾。其后散居广肇各处详见各自族谱家谱。夫人杨姓,生于大历二年九月十一日,终于大中十一年十二月初一,享年91岁。合墓于广州城北白云山。生三子,长子诏,行二,行三诰。

二、韩愈(768~824),字退之,汉族,唐河内河阳(今河南孟县)人。自谓郡望昌黎,世称韩昌黎。唐代古文运动的倡导者,宋代苏轼称他“文起八代之衰”,明人推他为唐宋八大家之首,与柳宗元并称“韩柳”,有“文章巨公”和“百代文宗”之名,著有《韩昌黎集》四十卷,《外集》十卷,《师说》等等


0
自定义html

下一篇:《送区弘南归》

上一篇:柳宗元与他的《童区寄传》

网友留言评论(0)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