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/ 文化 / 坟茔 / 正文

番禺南山峡欧氏陈村七世妣墓考察记

2011年10月23日中午,接澄渭叔电话,告知在番禺南山峡有七世太婆墓消息,便与汉流、汉锦、庆添共五人前往寻找。

 

南山峡位于番禺区沙头的南双玉村边,她的南岸是沙湾镇的青萝嶂山,北岸是靠大夫山边。南山峡是一条较为狭窄的水道,全长约三公里,现最宽处约150(以前250),以前是番禺(县)区重要的水上运输航道之一。现在已经很少见到运输的船只了,偶尔有船只经过。

她东往市桥方向,西往于南双玉对开的水道转湾处成一个Y(整条河道成一个S形态),转左边是往沙湾镇的龙湾和古坝,转右边是往顺德的三桂村和钟村(现石壁街)屏山村;以前南山峡是一条水流急、急转湾、河床浅的水道、是番禺珠江运输往广州市的主要航道之一。(参见http://club.dayoo.com/view-2386499-1-1.html

 

七世太婆乃陈村七世祖区公仕衡夫人,即族谱上记载的何氏。何氏墓位于南山峡(谱称坑村山)青萝嶂山(紧邻红萝嶂山),自山脚而上不足五十米处。

 

 


 

 


 

登山而上,石乱径迷,坟茔星罗,皆掩于浮土;碑文漫灭,尽藏于修竹。

自民国至新中国成立后,战火、革命、运动接连不断,陈村族人四散,族谱亦于土改时销毁殆尽,尚存少数家谱。富者遁迹海外,贫者无所祭祀,更遑论修缮?

 


 

左下“祖茔禁地”四字,一半已埋于地下,有沧海桑田之感慨。右边为“将军柱”。 据传,青萝嶂山乃何氏嫁妆,而山上有“将军柱”,可窥其家势之显赫富裕。 

 


 

沿途遇两外省男女于山间放养鸡只。

 


    自七世祖以来,欧氏陈村一支以“叙伦”为堂号,此为地下文物之实证。

 


 

    相互扶持,披荆斩棘,始寻得七世太婆何氏之墓。然墓前枝蔓横生,墓壁苔痕深印,墓石散乱,祭案之下,墓室遭人强掘,缺口仅容猫身而入,盗墓者所遗水瓶犹存。庆添立于石上,见此惨状,不禁悲从中来,戚戚而叹,黯然神伤。

 


 

碑文依稀可辨:

 

有宋欧孺人何氏XX

 

X人何氏XX利海XX……

生於嘉定六年癸酉六月十七日……

男三子韶子美子復女(予?)適仕族人(……卒於XX

二年辛酉廿三日未時儒人先……

四年有元以明年壬戌正月三日庚申……

禺坑村山戌向之原上舍府君諱仕衡……

(辶自)人南海龍津人也葬於寧仁里大崙……

大宋景定三年岁次壬戌正月戊午X越三……

子韶子美子復(立?)……

弘治九年岁次丙辰正月X二……

(弔?)X

 

    据《日荣家谱》:七世祖讳仕衡,字邦铨,号九峰道人。助教。公长子,宋淳祐乡贡太学为上舍生。祖妣何氏。上舍公葬大崙山寅甲向。祖妣葬坑村山青萝嶂戌乾向。子三人,长子韶,次子美,三子服。

 

    由此可证,区公仕衡有三子,长子子韶,次子子美,三子子服。一些族谱、家谱录为“生二子,长子美,次子服(復)(如《平阳家乘》只录二子),应为传抄或口耳相传时之讹误。

 


 

 


 

    鉴于祖墓被盗,在与众人商议后,决定报警处理,并向公安机关说明此墓葬群的重要性,要求通知文化单位介入。现场为公安机关作取证处理,之后又拉起警戒线进行围封。

 


 

 


 

    一路上行,杂树丛生,多番清理,方能前行。又见“皇清國学生顕考敬五歐公墓”。沿途因荆棘挡路,举步维艰,野蜂毒蝎,时出扰人,所见之墓未能一一细辨。 

 


 

    正午已过,一行五人下山,以青萝嶂山为背景合照留念。左起:欧汉流、欧庆添、欧汉棉、欧澄渭。

 

今天与沙湾镇文化中心刘小姐通电话,获悉文化中心已派人查看,认为此明清古墓群能保存得如此完好,实属难得,况且又是名门望族,希望我们在修葺后申报文物保护单位,他们将提供支持与配合。

 

20111010

附录:区仕衡生平

区文溪端(陈村始祖)第四子志平居陈村,往下五世至区公仕衡(陈村七世祖),字邦铨,号九峰。乃泰亨公之长子也。宋淳祐中乡荐遊太学,升为上舍生。妣何氏。(参见《平阳家乘》)

区仕衡,字邦诠,陈村人。先世自韶来迁。父泰亨官助教。仕衡生质颖异,博闻强识。绍定末随泰亨在史局读未见书,有经世志。尝过钱塘,谓两河日望王师,宜移跐淮汝襄汉以图恢复,今酣嬉湖山,非计。淳祐间,应举入太学,疏陈丞相郑清之、史嵩之、枢密李鸣复误国状,既又与诸生合疏论贾似道构陷正人,矫诏行公田关子,于民不便,语极激切,不报,乃画郭林宗象为赞寄意。时元兵已迫,遁归乡里,辟九峰书院,从学二百馀人。筑长林馆居之。德祐二年,端宗航海幸闽广,上丞相陈宜中书曰:“景定以来,北兵自大理至广,刘帅逆战于道,捷音上驰。吾广州郡乡兵操练待战岭外,无不思保障城池者。德祐初,鄂州始破,帅臣开府督战,自孙虎臣丁家洲败驾,走海上,谁为策耶?然皋亭遁避,闻江淮兵尚有一万,诸路民兵尚有二十万,正军尚有十七万。温州非用武地,势不得不航海;福州非驻足地,势不得不入广。上初即为,丞相首登台席,文右揆、张少保、陆枢府、苏殿帅义闻壮猷,非江左夷吾可骖车乘,况黄摧锋、赵制史兵有纪律,所向无前。吴、李、朱、毛四将军分道而出,楼船飞集海上。丞相贾勇决战,先护六飞据广为行在,一军为前锋,四军为左右翼,两军为游兵,一军向浙,一军向闽,皆由海往。一军由浈江向岭,一军由湘漓备楚蜀。北兵虽强悍,远来野战,行无宿粮,驱无休息。绝海风涛,非大漠之熟途;粘天帆柂,非铁马之长技。咸食湿蒸,半多呕泄;春夏渐迫,不能耐暑。五之水军蜑子惯习鲸波,足以敌之海上。万一散而惰归诸港口哨舟,且守且战,彼久必溃。我得养锐,勤王之兵四集,事尚可为。惟丞相决策而已。”仕衡家故饶,岁有租八万石,出资厚集乡兵八百自守其乡。又为书纠合诸乡,乡推一人为长,使隶待制张镇孙都统凌震为郡邑声援。既而诸将失利,会仕衡病,不食,曰:“得为宋室完人,幸矣。”以景炎元年死,著有《理学简言》一卷,《九峰集》三卷。(按:旧《志》、《府志》并云,端宗幸闽、广,陈恢复策不见用,归讲学九峰书院。欧大任撰《家传》不载上陈相书事。云入太学,上书不报,遁归。所居有九峰书院长林馆。从讲授者二百馀人。与刘辅《九峰书院记》“上书论奸臣误国,不报,南归讲学”语合,今从之。)子子美贡元,善诗,著有《长林馆集》二卷。子复武迁(巧贤按:《乌石村族谱》所载为子服“仕高要县主部,升广西象州武仙县丞”,“武仙”乃县名,此处误作“迁”)丞。复子国辅元江西肃政廉访司副使。(《九峰集》《家传》墓志)

 

(《顺德县志》,清咸丰、民国合订本,顺德市地方志办公室点校,中山大学出版社,19936


0
自定义html

下一篇:桂陽祠碑

上一篇:廣州白雲山之上區公文谿墓誌銘

网友留言评论(0)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