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/ 文化 / 人物 / 正文

钦点翰林 造就英才——清·区大原


钦点翰林  造就英才——区大原


24.兄弟同科.jpg

翰林公区大原遗像

一、生平简介

区大原(1869-1945),字桂海、季恺,号狷庐。上金瓯松塘村人。光绪二十七年(1901)辛丑补行庚子恩正拼科乡试中式第九名举人。光绪二十九年(1903)癸卯科会试中式第十八名贡士,殿试三甲进士,选翰林院庶吉士,散馆授翰林院检讨。后受聘为旅京南海公学学监。宣统年间,被派往日本早稻田大学学法律。曾任职广东省省长公署高级顾问、广东公立法政学堂(国立中山大学前身之一)第三届校长。

光绪二十九年,区大典、区大原两兄弟同科同榜进士,并双双被钦点为翰林院庶吉士,一时传为佳话,乡人赋联称之为“棣华一榜”(古人把兄弟称为棣华)。不仅如此,兄弟二人还是心怀祖国、求进思变的知识分子,我们从区大原当年的部分会试闱墨中可见一斑。

1588335004(1).png


拓展阅读

区大原的部分会试闱墨

9.jpg

工艺、商贾、轮船、铁路,轮以兵力,各国遂以富强。其所以富强者,果专此恃数者欤,抑要有立国之本欤?观国者,勿徒震其外,宜探其深微。策——

卧斗室以披全球,天胡为而辟?此不可思议之境;踞高峰以瞰大陆,地胡为而转?此无能遏制之机。海水飞扬,灵光激射。工艺则夺造化矣,商贾则登垄断矣,轮船则震荡神州矣,铁路则纵横边要矣,而又讲求其战法,鼓铸其枪炮,以维持工艺、商贾、轮船、铁路于不敝,富强哉,其今日之各国乎!虽然,各国立国之本,又不耑恃其工艺、商贾、轮船、铁路而已:英席累世之业,积几许能力;美合崛起之众,积几许爱力;法经百战之余,积几许忍力;德处雪耻之后,积几许沈力;俄蓄兼并之志,积几许压力。由心思而达于学校,由学校而达于人才,其探索甚久,其组织甚繁,其所尝之艰辛苦痛,父终而子继,甲仆而乙起,乃得次第寻其头绪,发其蕴奥,而取其明效大验。无论官焉、士焉、兵焉、农焉、工焉、商焉者之所业,莫不皆然。此观国者所为,且别识而窥深际也。夫泛巨舰于大洋,乘长风,冲怒涛,其恃以达彼岸者,则舰首之方针而已;出大军于战地,临强敌,鞭快马,其恃以决胜败者,则阵前之将令而已。心思之本,舰首之方针也;学校之本,阵前之将令也。惟方针是向,将令是从,精神焕发,大局陆离,能不一日千里,电掣星驰哉!虽然,剑太利者则折,花太繁者则谢,英则暮气方深,零星属地,恐有鞭长莫及之势。法德仇根深重,阴备阳和,恐有两虎俱伤之日;俄则束缚驰骋,纵令得志,必以亡秦之续;惟美则独居半球,远隔重洋,尚属有备无患,倘一旦祸心怒开,戎首阶属,鼎折一足,全身动摇,欧风亚雨,惨淡逼入。我中国九边之管錀已居,四维之门户洞开,诸君方鹰瞵虎视,逐鹿高原,我中国能从壁上观乎?思之思之,非急求富强之本,以保此黄帝神明之胄,恐不能挣自存也。吁,可惧哉!可慨哉!

从大原所书之中,我们可以感受到翰林公拳拳的爱国之心!国家要富强,不仅造轮船、造地铁、发展工业,还要建学校、培育人才。而面对内忧外患,大原在文末还发出慨叹,认为当务之急若只求富强,恐怕不能自存,还须奋起抵御外侮,才能保家卫国。由此可见,区大原眼光之精准,言辞之犀利,确实让人佩服!

 图片5.png

翰林公区大原功名石旗杆夹

23.兄弟同科,区氏宗祠前出土的大旗杆头。.jpg

区大典、区大原兄弟同科,区氏宗祠前出土的大旗杆头

二、区大原:居香港传道授业、悬壶济世

区大原于1927年移居香港。在寓港期间,曾任香港大学、汉文中学、岭岛中学、学海书楼中文教习,为香港中文教学的发展作出了不少贡献。1933年兼任香港孔教学院副院长。他擅长中医,旅居香港期间,在家悬壶济世。

区大原之子区兆熊在《西樵山下——怀念我的父亲区大原》中回忆道,“记得我幼年在香港,父亲受港绅的聘请,在家为其子弟讲学,让我随同受教,学习四书和古文......”“(父亲)严谨治学。在香港时,父亲每日在家,或写小楷经书、或写对联、条幅,必由我或磨墨或拉纸。为学生上古文家教课,为上门求医的病者诊治,无一不全神专注,一丝不苟。闲暇时手不释卷,好读书的习惯,令我深受薰陶。”区兆熊是区大原最小的儿子,深得区大原的喜爱,他出生在广州区家祠,翌年便随父母移居香港,对于区大原在香港讲学的情况他是很了解的。从区兆熊的回忆当中,他对父亲区大原敬仰之情溢于言表。区大原在外是深受敬重的翰林公,而在家也是一位对儿子循循善导的好父亲!

 

知识链接

广州区家祠

区大原移居香港之前,居住在广州区家祠之内。区家祠,亦称区氏林石家塾,位于广州市越秀区中山四路芳草街四十八号,始建于清光緒九年(1883年)。林石公(765~846年)讳册,字君轼,号林石,唐贞元进士,官至监察御史,后人尊之为“区氏岭南六世”即“区氏广州一世”。据资料记载,当时族人景仰册公德行教泽,纪念他讲学乡里的恩惠,发动筹建专祠,称“林石公祖祠”。光绪十三年(1887年)在祠堂内开办“林石家塾”,门额是探花李文田所书。堂中匾称为凝远堂,作为奉祀祖先之用。祠内外环列耳房四十八间,作为本族子孙赴试读书及寄住之地,既是家塾也是全省的阖族祠,每年春秋二祭,各地子孙都来参拜。

民国以后,政府设公产处,企图侵呑民产,据《凝远堂纪事彙集》纪述:族太史公区大原深谋远虑,恐房产被捜刮,便以廉值租给族人为寓所,使祖祠得以躲过一劫,保存下来。区大原自己和家人也住在祖祠内。

 

、区大原:记住乡愁,造福乡梓

1941年日本侵占香港,他拒绝了日本人和汉奸的合作要求,毅然迁离香港,返回家乡设馆授徒。现松塘村内的翘秀园便是当年翰林公设班讲授国学经典、教习乡中子侄的地方。

由于孩童的年龄素质各异,区大原对品学兼优者减免学费。村中乡贤区定祺,幼年就深得翰林公区大原的倾心教谕。区定祺自幼聪颖过人,记忆力极强,老师每天所教的内容,都能听过就懂,过目不忘。而大原的书法远近闻名,定祺得特许旁观学习并被加以提点,从中获益匪浅。

区大原晚年在家乡,除设馆教学外,最为乡间称誉的一件事,是在1944年夏西江水涨,崩基围,盗贼为患,乡人推区大原主持筑堤修围筹委会自救,发动民众筑堤抢种晚稻,度过难关。1945年区大原终因年事己高,积劳成疾,在乡间家中去世,终年77岁。

区大原殡葬之日,乡人哀之,临街致祭,并撰写挽联:“历八月之精神,策划经营,筑秋栏,修大基,无时或息;欠一篑之工作,中道辞世,继其志,善此事,尚有何人?” 颂其事迹。村中老人区叔还说“区大原出殡那天,场面的隆重可说是史无前例,简直是村祭了。”可见其名望之高,与乡人情感之深。

 

、区大原:藏书三千,墨宝流芳

区大原还是一位文人雅士,喜赋诗作对、把玩印章、收藏典籍、创作书法。

翰林公区大原墨宝(部分)


据区兆熊的回忆,在香港期间,他的父亲区大原和当时同样寄居在香港的前清遗老朱汝珍、温肃、江孔殷、赖际熙、桂坫等时有往还,互赠翰墨,或设正声吟社打诗钟,还不时把玩他的印章,“樵麓寄庐”“癸卯翰林”等等。

区大原还是一位藏书家,曾藏书三千册。据区兆熊回忆,1941年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,侵占香港。当时日本人和汉奸企图诱逼区大原出任港岛敌伪官职,但被其坚拒。区大原把所藏经史碑帖医学等线装古书约三千册,交托给香港大学冯平山图书馆保管后,举家迁离港岛,返回广州,然后再回到松塘老家。广州解放以后,这批存放在香港的图书,已于1961年全部捐赠给广东省文史馆保存。

区大原还是一位翰林书法家。他与江孔殷、桂坫、陈伯陶、朱汝珍、温肃、赖际熙等太史公的书法被称为“馆阁体”书法。所谓的“馆阁体书法”,指的是他们在应试、应制公文、奏折所书写之答卷、文书。公务之馀,他们自娱自乐以及馈赠同科、同事、亲友的对联、条幅、条屏、题签、书信等书法创作,就并不在馆阁之列。时人评论区大原的书法,说其早年取法欧阳询、赵孟頫、董其昌,“馆阁”味颇浓,晚年参以米芾笔意。他的书法有两个特点:一是工整大方,典雅秀丽;二是苍劲有力,气格高古。

 

趣闻轶事

大原游樵山意发题写“通德”

3.jpg

光绪丁未(1907)年,松塘翰林公区大原、区大典结伴返乡,同游西樵山,他们拜过大仙庙(即白云洞内的云泉仙馆)后,从庙侧“自在”上山。当时山路崎岖,随行书僮疑惑:这条路能否“通得”上山?

于是翰林公停下脚步,想起先贤翰林公区谔良写的联句:“古来数百世家无非积德,天下第一等事业还是读书”,不禁感从心生,立刻叫书僮拿来纸砚,欣然题写了“通德”二字,意喻要“读书积德,有德自通。”

现在白云洞通往天湖的登山途中,就有石刻横匾门楼,刻着“通德”两字,落歀是“光绪丁未,区大原书”。这正是大原公入值翰林院后四年(1907年),留在西樵山上的翰墨。逾百年来,已为不少游客所瞻仰。

 

乡贤垂范

“此湾乃大塘曜气,不可填塞,禁堆砖瓦,违者重罚。”碑立月池畔,明志示后人。看得见是区大原撰笔的碑文,传承下来的是他的才情志气,以及对后人的勉励期待。月池西畔的宽阔水埗头以及原有的灰砂塘基坝,则是大原父亲区荫基捐筑的。而当时为大原爱徒之一的乡贤区定祺,现在已经是广东省楹联学会的会员,纽约四海诗社会员,他还曾将个人专著《三宜吟草》,带回家乡分送村中乡亲兄弟,也可谓传承了大原之志。


0
自定义html

下一篇:兵伍起步 官至三品——清·区维瀚

上一篇:香港开埠百年 提倡国学而泽被于世者第一人——清·区大典

网友留言评论(0)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